FISHERMAN

活到现在不容易

快乐游戏

水彩好难

大象

将不切实际的大象寄存在他人身上,心安理得地活下去。

惨案

聒噪

什么时候才愿意摘下你红色顽固不化的鼻子,掰断头上扭捏的鹿角呢?

[SO]困顿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樱井翔第二次看到他了——在自家公寓小径边。


    眼前的人裹在羽绒服里,缩成一团,窝在长椅上,圆鼓鼓的脸挨着长椅扶手,远远看上去像一只小黑猫,傍晚时分的余霞在他身上披上一层棉被。第一次看到时还以为是谁家走丢的小孩,处于本能的关心,他拍了拍对方。皱了皱眉头,睫毛微颤,那人翻了个身,又没了动静。樱井也是有耐心,干脆蹲在边上,打算等人自然醒。


    大野醒过来的时候被吓了个激灵,原本冷清的位置...

1 / 7

© FISHERMA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