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SHERMAN

活到现在不容易

老毛病

我似乎总是能忘记自己做过的事,特别是对别人做的事。这种事讲起来小如牛毛(我以为),别人却说给他们留下了美好印象。真奇怪啊。我总是想做个不去迎合他人的人,又无时无刻觉得自己在迎合他人,或许是被人性本贱浇灌久了,看着自己自然也越看越贱,又无可奈何,甚至还觉得有点理。人总是喜欢拿着自己的矛戳着自己的心肝肺,戳着脊椎,戳着平静的大动脉。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种过于骄傲自满的健忘方式,到真不是因为我的自信强大(也有这种万一呢),或许是我的老毛病。

复兴公园

七星蓝莓爆珠

我总喜欢看着烟雾飘散,闪烁的红光,时间的流逝,眼睛被熏得发酸。


有人问我为啥抽烟,我说解愁,装逼。其实不是,我想以这种畏畏缩缩又显眼的方式自残,加速走向终点。


我希望时间总是停留在年轻的时刻。我当然无法将时间缩短成时刻,但我能尽可能减少生命的时长。未来的人看前人短暂的一生,只会看到被扔在地上的烟头,火花四溅。活的久了,烦恼自然也就多了。不如在短暂的生命里永远年轻,永远能大摇大摆的走路,就像在公园里肆意奔跑的孩子,大幅度摆动的手臂,快乐肆意的大吼大叫。没有被折断,没有被掐死,仍然具有大口呼吸时的幸福感。我真希望我能永远像那样生猛。


希望风将烟雾吹散时,你还能看到地上被踩灭的烟头。

vision

我总是想着让自己成为不存在的事物,肆意浪费太阳、氧气、海洋和风,挥霍快乐时光。暗部是紫色的苹果,蓝色的反光,柠檬黄当作高光,苍白的亮部,若是人活着也如此简单的摆摆线条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我最喜欢事物结束的那个瞬间,仿佛回到了小学时期。

离家只有十米远却总是绕远走开的犹犹豫豫,舌尖总是黏黏腻腻的软糖,若是从嘴里抽出总是能拉出丝来,路边是站着撒尿的野狗和公共厕所张牙舞爪的香薰气息。不过是将充满口水味的落日余晖替换成二氧化碳的温暖麻痹神经。站在台上的扔下吉他就跑,站在台下的挥舞双手“明日再见”,明日何时再见,不过是自我安慰的口头禅。

人总是要向前看,他们这样说。

我真讨厌这句话,我喜欢倒着走,...

不如去死

1 / 8

© FISHERMAN | Powered by LOFTER